打造能打仗、打胜仗的人才方阵

2019-01-28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向贤彪

  “时代楷模”、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郝井文练兵备战、矢志打赢的先进事迹日前经中央媒体集中报道后,在全军部队和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学习郝井文的先进事迹,不仅为他“众行致远”的胸怀、“建功蓝天”的情怀、“虎虎生威”的血性所打动,更为他瞄准一流目标、打造人才方阵的远见所折服。

  “谁有本事谁上,一切靠实力说话!”郝井文认为,选人用人导向是“风向标”“度量衡”。东晋学者葛洪在总结汉代用人经验时,曾讲过这么一番话,“锐利的刀锋取材于山中重石,炽热的烈焰借助于钻木取火,名贵的珍珠包裹在不名一钱的蛤蚌中,精美的玉石深藏在粗糙斑驳的璞石里,是故不因父母的德行地位而限制儿孙的前程,也不因卫青、霍去病的低下身份而无视他们的才干”。西汉名将卫青、霍去病都是自小为人家奴。不过时值征伐匈奴用人之际,汉武帝慧眼识英才,于众人之中拔擢卫、霍二人,委以重任抗击匈奴,从而立下不世之功。这种做法,既实现了人尽其才,又产生了正向激励效应,有其独到之处。对军队来说,用什么人,不用什么人,是关乎战斗力建设的重要问题。用对一个人可以激励一大片,用错一个人则可能会让很多官兵寒了心。郝井文深谙用人导向的重要性,坚持以能打仗、打胜仗为标准。在这样的用人导向下,有实力的人不会被埋没,有本事的人得到重用,全旅各个项目负责人,有老有新,有行政领导也有普通飞行员,竞争上岗、不拘一格,形成了极具活力的练兵备战体系和人才培养体系。

  “我们要信任自己的战友,不能因为一两次失利就放弃!”郝井文认为,青年官兵成才需要信任、需要鼓励。飞行员杨鑫在两次竞赛考核中,一次误中别人的靶标,一次成绩不佳,与“金飞镖”“金头盔”无缘,然而,当再度备战“金头盔”时,郝井文又一次选择他。有人提出质疑,杨鑫本人也犯嘀咕。郝井文顶住压力坚持让杨鑫上,出征前夕,鼓励杨鑫丢掉“怕输”的包袱。最终杨鑫不负众望,重拾信心,在此后各种大项任务中表现出色。希腊神话中有一个叫皮格马利翁的雕刻家,他钟情于自己雕刻的女神,把她当作有生命的姑娘,日夜向她倾诉爱慕之情和祈求她获得生命的期望。后来,这个雕像竟真的变成了活人,并做了他的妻子。心理学家借用这个神话故事,把对别人寄予深切期望,使之成为对方的内在动力,从而收到变期望为现实的神奇效果,称作“皮格马利翁效应”。人的内在潜力是很大的,在官兵成长成才过程中,对他们多一些信任欣赏,多一些尊重包容,尤其是在他们受到挫折时,多一些谅解和鼓励,就能不断激发他们锐意进取的内在动力,创造出难以想象的奇迹。

  “任务来了,就算落刀子也得起飞!”郝井文认为,军事人才成长离不开急难险重任务锤炼、离不开实战化训练磨砺。在一次转场海训中,因突遇恶劣天气,有人担心这样的天气恐怕无法起飞,然而郝井文没有丝毫犹豫,第一个驾驶战机冲上云霄……这是郝井文对待任务的态度,也折射出他的人才培养观,即在特殊环境和急难险重任务中摔打部队、培养人才。陆游在《苦笋》一诗中写道:“人才自古要养成,放使干霄战风雨。”这句诗告诉我们:任何人都不可能轻轻松松地成为人才。军人是要打仗的,面临的考验比一般人更多,更需要在艰苦恶劣环境中锻造,在急难险重任务中摔打。军人本身要有迎接风险考验的思想准备、素质准备;指挥员要有“风物长宜放眼量”的胆识,放手让官兵在艰苦环境、艰巨任务中拼杀,锻造他们的意志品格,培育他们的血性胆气,增长他们的实战经验。如此,方能培养出担当重任、不负众望的优秀人才。

  “只说给我上,不说跟我上,飞行员怎么服你?”郝井文认为,培养敢打必胜的血性胆气必须领导先行、立起标杆。郝井文是优秀的指挥员,更是合格的战斗员。“情况不明,旅长先行”,这既是飞行员与他开玩笑的话,也是这位团队“领头雁”的真实写照。在艰苦的训练和摔打中,郝井文不仅具备过硬的政治素质和指挥才能,而且掌握了超乎常人的过硬本领,他习惯飞第一个架次,打第一枚实弹,第一个突破飞行“禁区”……2011年在空军首届对抗空战比武中,郝井文斩获“金头盔”。古人云,“夫有德有才者惜才,有德无才者容才,无德有才者忌才,无德无才者毁才”。但凡有德有才的人,不仅有识才、赏才、用才的胸襟胆识,而且自身也是难得的人才,有让人信服的“绝招”,这样才能做好样子,影响和带动身边人。正是在郝井文的带领下,他所在的团队6次夺得空军实战化军事训练比武竞赛团体第一名,10人次夺得“金头盔”、6人次获得“金飞镖”。

  人才强则事业强,人才兴则军队兴。现代战争不只是国力军力、武器装备的较量,它越来越集中地表现为高素质人才的较量。作为一名指挥员,不仅自己要素质过硬、本领高强,还应高度重视培养人才。当“老者休致”,而少者已“熟于事”,则党、国家和军队的事业必将日出东方、蒸蒸日上。

返回首页>>

初审编辑:牛乐耕

责任编辑:李士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