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发挥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优势

2020-02-03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巨大优越性的制度和治理体系,具有多方面的显著优势。其中重要一条,就是坚持党指挥枪,确保人民军队绝对忠诚于党和人民,有力保障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显著优势。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不但是人民军队的建军之本、强军之魂,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政治优势。我们必须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根本原则和制度,并在实践中将制度优势转化为强军效能。

  (一)

  历史上的旧军队都是剥削阶级性质的军队,为维护少数剥削阶级利益服务。而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工人阶级、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忠实代表。党的基本性质和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确保军队成为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

  军队的性质宗旨,决定了人民军队的地位作用。在旧政治体制下,军队是争权夺利、维护少数人利益的暴力工具,甚至成为社会稳定的破坏力量。回顾中国历史,特别是在国家大分裂、社会大混乱时期,军队往往成为裂土封国、兼并掠夺的私人武装,危害百姓、兵匪无异。但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人民军队不但成为争取民族独立和实现人民解放的强大武装力量,而且成为保卫国家安全、推进民族复兴的钢铁长城,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伟大历史功勋。

  军队的性质宗旨,也决定了人民军队的信仰追求。旧军队唯利是图,是非不分,信仰缺失、欺压百姓。因为有了我们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使崇高的理想信念成为人民军队的精神力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成为人民军队的根本宗旨。这样的精神信仰和政治追求,体现在革命战争年代,广大官兵为人民扛枪,为人民打仗,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披荆斩棘,无往不胜;体现在和平建设和改革开放时期,广大官兵为人民站岗放哨,为人民无私奉献,以实际行动支援国家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被誉为“最可爱的人”。

  (二)

  在旧军队中,统治者总是通过任用亲信,实现对军权的个人占有、私人控制,在军队各级形成人身依附,导致兵归将有、兵随将走。资本主义国家对军队的政治控制同样严格,他们通过实施一整套思想控制、组织形式和制度措施,使军队本质上成为资产阶级政治工具,为资产阶级政党、政治服务。

  我们党在领导建设军队过程中,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建军理论为指导,紧密结合中国革命和建设实际,建立了一整套独创性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设计。比如:明确军队是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坚持政治建军,通过革命的政治工作,将党的纲领路线和进步的政治精神贯注于军队之中,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和掌握部队,实现了军队基本职能与政党政治使命的内在统一。建立独具特色优势的军事领导制度,实行军委主席负责制,军委主席负责中央军委全面工作,领导全国武装力量,决定国防和军队建设一切重大问题,确保党中央、中央军委牢牢掌握军队的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实现了党领导军队和社会主义国家领导军队的有机统一。明确各级党组织是部队统一领导和团结的核心,是部队的领导中枢,不仅管思想、管党建,而且管军事、管打仗,实现了党对军队思想政治领导和军事行政领导的完整统一。把支部建在连上,使党的基层组织和军队的基层行政单位结合起来,实现了党的组织与军队建制的完美统一,等等。

  这些根本原则和制度设计,不但确保党牢牢掌握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而且使党组织成为部队统一领导和团结的核心。

  (三)

  在旧时代的国家治理体系中,军队经常凌驾于政治、政党、国家之上,军阀割据、“有枪就是草头王”等时有所见。其结果要么是相互杀伐、社会动荡,要么是疯狂扩张、穷兵黩武。

  我们党通过对军队绝对领导,理顺了军队与政治、政党、国家的关系,有效解决了传统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难题,实现了军队治军方式的根本性转变。从大革命失败的血的教训中,毛泽东同志曾提出“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著名论断,肯定“枪杆子”的重要性,但我们党始终强调保持对“枪杆子”的领导权。三湾改编通过把各级党组织作为部队的领导核心、把支部建在连上,实现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直达基层。古田会议第一次以党的决议的形式,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理论化、系统化、规范化。1938年,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同志十分明确地指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通过一系列党领导“枪杆子”根本原则和制度的确立,使军队由单纯的暴力工具转变为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军权由私人掌控转变为工人阶级政党领导。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根据时代条件和历史方位的变化,把马克思主义建党建军学说同中国实际相结合,既坚持党指挥枪的原则,又及时把人民军队纳入国家体制,使党指挥枪的建军原则上升为国家基本军事制度。改革开放后,我们党进一步完善了国家政治体制和军队领导体制,理顺和规范了军队与政治、政党、国家的关系,实现了军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科学定位,十分有利于国家长治久安,标志着我们党的治国理政、建军治军能力发展到新的阶段、提高到新的水平。

  (四)

  军队是要打仗的。一直以来,军事指挥员关注的焦点在于其部队有没有战斗力,是不是能打仗、打胜仗。军队又是执行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必须把握好政治领导与军事指挥之间的关系。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把党领导军队特殊政治要求与军队组织指挥普遍规律结合起来,理顺了政治领导与军事指挥的关系,实现了军队政治忠诚与能打胜仗的有机统一。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使人民军队始终对党绝对忠诚。旧军队的忠诚是相对的、模糊的、暂时的,变节叛变屡见不鲜。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使人民军队的政治忠诚十分明确、清晰、坚决、稳定,即忠诚于党与忠诚于人民、忠诚于国家是高度统一的。因此,在人民军队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支成建制的队伍被敌人拉过去,也没有任何人能利用军队来达到其个人目的。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赋予了人民军队强大的战斗力。旧军队打仗主要靠物质刺激来推动,作战表现很不稳定、战斗力有时很脆弱。我们党坚持政治建军,军事指挥必须服从和服务于政治领导,并通过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铸就了人民军队强大的组织力、凝聚力和向心力,最终体现为强大的战斗力。

  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上,习主席深刻指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是人民军队完全区别于一切旧军队的政治特质和根本优势”。历史实践证明,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彻底改变了几千年来旧军队的建设管理模式,解决了传统治理体系下建军治军的难题和矛盾,是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军事实践相结合创造的新型军事制度。

  (执笔:彭 云)

返回首页>>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李士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