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恐惧及其解救的进路与困惑

2020-09-14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赵磊

  技术恐惧是现代人对科技带给人们的适应性问题的统称,它是人与技术关系的一种现实体现,是与现代技术相与为一的一种社会历史和文化现象。技术恐惧人与社会对技术的感受和反应,反映了人与技术之间的一种负相关关系,表达的是人对技术的一种消极情绪。这种消极情绪在公众之间的震荡和弥漫,会发酵为具有一定普遍性的社会和文化现象。技术恐惧现象的形成和蔓延,既有人为的原因,也有技术本身的原因。认清了其产生的根源,就可以对症下药,找到技术恐惧的有效应对策略。但事与愿违,人与技术的纠缠关系及其发展规律和特点,决定了解决技术恐惧问题存在着难以跨越的“卡夫丁峡谷”。

  一、作为社会历史现象的技术恐惧

  考察技术恐惧的历史离不开对技术史和人类恐惧情绪的历史考察。技术是伴随着人类的起源而生成的,技术与人有着相互塑造和催生的历史过程。“极端地说,不是人发明了技术,而是技术发明了人。不会任何技术的‘自然’人,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可见技术对人的重要性并不是因为进入技术社会才形成的,而是从人类的诞生之日起,就已经注定了人对技术的依赖性和不可或缺性。而恐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情绪,当这种恐惧情绪与技术联系起来时,就萌发了技术恐惧。技术成为恐惧的对象也是滥觞于人类社会的形成时期。

  人与技术的天然联系可以从早期的神话故事中管窥一斑,普罗米修斯盗取天火给予人类,以弥补人类身体的缺陷,说明了人就是带着技术来到这个世界的。而被人们一致认可的制造和使用工具作为人与动物揖别的标志,则从人类进化史的角度提供了技术与人不可分割的事实依据。技术与人一路相携走到今天,把人类送到技术社会、技术时代。其间技术经历了从原始技术经过始生代、古生代到新生代技术的变迁,人类也从原始、古代、近代步入现代社会,人的技术特征、社会的技术特征不断突出和显现。技术与人相互扶持、互动共生的过程尽管充满了风波和曲折,但事实证明,人与技术并没有因为艰难而对对方失去信心和丢掉对方,二者的关系是日益密切的。过去如此,未来依然会如此。这为我们认识技术恐惧和正确对待技术恐惧提供了历史的佐证。

  既然技术与人如影随形,恐惧又是人类最初的一种情绪,技术走进恐惧的视线,成为恐惧的对象就不难想象了,正如人曾经恐惧自己的影子、恐惧梦、恐惧死亡甚至恐惧人类自身。恐惧的原因在于恐惧者存在危险,包括现实的和潜在的危险,从而感到不安。任何事物当人们感觉到它的威胁时,就会产生恐惧情绪。技术也是如此。技术令人感到不安主要有两大方面的原因:一是人们对技术不了解;二是技术确实存在着风险,会给人带来伤害和威胁。尽管在历史发展的不同阶段,技术恐惧的对象会因技术的形式、属性、种类等而不同,但总的来看,不会超出这两大方面。

  首先,古代社会,技术恐惧主要表现为对技术的敬畏、轻视和排斥。因为对技术无知,又体验到技术的有效性,所以就对技术横加解释,甚至把技术看作是超自然的或超人的某种神秘的东西,认为技术会亵渎神灵和人性。也有的人把技术巫术化,再加上当时的宗教文化的影响,人们会对技术表示担忧或敬畏。对技术的无知延伸出来的又一态度是轻视技术和对技术的排斥,这也符合当时的社会文化条件,工匠和劳动阶级处在社会的下层,他们连同他们所从事的行业都为处在社会上层的人们和醉心于思维活动的哲学家所不齿。他们没有看到这些才是社会发展的真正动力。当然,这个阶段也有技术的失败和不当利用带来的危险与伤害,但由于当时技术力量的弱小,加之信息的不畅通,这种危险还没能引起过多的注意,也就是说,还没有形成真正的技术恐惧。

  其次,近代社会,技术恐惧主要表现为对机器的破坏和对技术革新的抵制。这主要是因为机器体系的建立,确立的是资本主义工业化大生产,威胁到传统的手工行业以及造成机器体系下的工人生活状况恶化。例如,15世纪德国机器印刷技术的革新,使得传统的手抄工行业面临生存危机,从而引发了全行业的对印刷技术革新的抵制。技术规模的扩大以及资本主义的利润最大化原则,使得这时的技术体系出现了直接的危害后果,即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在《技术与文明》(Technics and Civilization)中描述的:空气的污染、工人生活状况的恶化、生活的窒息。在这样一种机器体系下,工人的自由是“要么饿死,要么自杀”。机器体系的实现和技术革新不是使工人状况越来越好,而是相反。“只要新生代技术工业未能彻底转变过去的煤炭-钢铁体系,只要它未能使其更人性化的技术深深扎根于社会整体,只要它将最高权力赋予矿主、金融家和军国主义者,混乱和瓦解的可能性就仍在增长。”而资本主义的制度框架决定了技术革新的目的只能是追求利润最大化,因而会使得工人每况愈下。工人并没有认清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而只能把自己的不幸归罪于机器,归罪于技术。因此,举行罢工、抵制技术革新、打碎机器就成为这一时期技术恐惧的主要表现形式。

  最后,在现代技术体系下,技术恐惧的表现形式复杂多样,也较为突出。导致技术恐惧的原因既有对技术的不了解,也有技术实际的危害和威胁。现代技术体系是以信息技术为核心和基础,以自动化、信息化、复杂化、综合化和社会化为特征的。信息量大,更新速度快,种类繁多,不确定性程度高。以计算机技术为例,更新换代特别频繁,使得人们还没来得及掌握和认识,就已经淘汰和更新了,而这种技术又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所以人们跟不上节奏,缺乏相关知识和经验,表现为技术压力增大。这种压力有时就会变成对技术的抵触和排斥。综合复杂技术的高度不确定性,有时会造成实际的危害性,使人面对该项技术时感到不安和恐慌,比如核技术、生物技术等。现代技术还带来了环境的污染、生态的破坏,造成了道德的滑坡,产生了对人的控制和“奴役”等负面效应,因此,技术恐惧还表现为为人类的生命健康焦虑、为人类的前途和发展担忧。

  总之,技术恐惧是人类技术发展的一种伴生物,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与技术一起陪伴着人类发展和演化。

  二、技术恐惧的内涵

  技术恐惧,顾名思义,就是人对技术的恐惧。简单地说,技术恐惧就是由技术的复杂性、风险性、不确定性、危害性、统治性等性质引起的人对技术的负面的心理和行为反应,是人对技术的一种负面态度和消极情绪。尽管技术恐惧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是在技术恐惧存在的相当长的时间里,并没有人对技术恐惧进行内涵界定和概念把握。直到现代社会,技术恐惧现象越来越普遍和突出,表现形式复杂多样,恐惧水平状况不一,如果不进一步限定和提出明确的内涵,将会引起人们对技术恐惧现象的认识混乱,并容易犯扩大化和缩小化的认识错误,也不利于人们正确面对这一现象。因而,技术恐惧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并开始对技术恐惧进行概念界定。

  技术恐惧(technophobia),有的研究用technophobe或technophobic指技术恐惧症患者。technophobia一词大约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初,是techno与phobia组合在一起构成的一个词语,前者指技术,后者是恐惧症的意思。技术恐惧这一术语用来描述个人有机会使用新技术却抵制使用,其并不是古典意义上的恐惧,如旷野恐怖症,但在病因和治疗上二者存在着相似性。technophobia是与technophilia相反的一个词语,后者被翻译成技术爱慕者、技术爱好者或技术痴迷者等。有时也用technofear表示技术恐惧,与此相关的词汇还有技术压力(technostress)、技术焦虑(technoanxiety)和技术怀疑主义(techno-skepticism)等。有文章就把技术压力(technostress)、网络恐惧(cyberphobia)、计算机厌恶(computer aversion)、计算机焦虑(computer anxiety)看作是技术恐惧(technophobia)的同义词,或者是计算机恐惧的同义词,因为计算机被用来作为锚定产品。

  柯林斯英语词典的解释包括两方面的意思:一是害怕技术发展给社会和环境带来的影响;二是害怕使用技术设备,比如计算机。《英汉大词典(下卷)》把技术恐惧释义为“对技术对社会及环境造成不良影响的恐惧”。杰伊最先通过计算机恐惧来解释技术恐惧,他把计算机恐惧从行为、情绪和态度三方面进行了界定,即一是拒绝谈论计算机,甚至拒绝去想计算机;二是对计算机感到焦虑和害怕;三是对计算机怀有敌视情绪,或者怀有攻击破坏电脑的想法。之后引发了西方学者对技术恐惧定义的广泛研究和探讨。美国心理学家罗森和韦尔认为技术恐惧包含下面一个或多个表现:①对目前或将来的计算机活动或与计算机相关的技术感到焦虑;②对计算机总体上持消极的态度;③对目前的计算机活动或与将来新计算机的相互作用普遍采取消极的认知和自我反思批判的态度。同时,他们又认为技术恐惧只是代表对技术的一种消极的心理反应,这种反应可以产生不同的形式和强度。但当人们由于对计算机缺乏知识与经验而感到不适和有压力时,就不应该认为是技术恐惧。因为这种不足可以通过额外的训练得以纠正,并且因而不会构成心理问题。这里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在罗森和韦尔看来,短期可以得到治愈的不适或压力,或者还没有形成心理问题的情况就不属于技术恐惧。显然这种看法是值得进一步探讨的。因为形成心理问题的界限、不适的程度等很难把握,也不好做出明确的界限。布鲁斯南认为技术恐惧是指由信息技术、计算机引起的严重焦虑,以及被称作由使用计算机的思想(包括实际使用)引起的非理性的害怕预期,从而导致回避、减少计算机利用的结果。有人通过与恐惧症的对比来界定技术恐惧,“在医学意义上严格来说,恐惧症是遭遇恐惧形势的结果。通常与强烈的焦虑或悲痛有关,症状一般包括出汗、颤抖、脸红、心悸,有时候伴随腹痛。技术恐惧是恐惧症更通俗的一种用法,指夸大的、通常莫名其妙的、不合逻辑的对特定物体、对象或情形的害怕”。以上几种对技术恐惧的界定,都把技术恐惧落脚到了非理性或不合理的焦虑或害怕。这与人们对一般的恐惧症的把握有关,恐惧症的概念常常包含着不合理的焦虑,但技术恐惧中的诸如对基因技术和原子技术的恐惧可能并不被认为是非理性的与不合理的,而是被认为是对机会和机遇的一种理性判断。因此,把技术恐惧理解为不合理的焦虑的思想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对。例如,丹尼尔·狄耐罗(Daniel Dinello)认为,技术恐惧意味着厌恶、不喜欢或怀疑技术,而不是非理性地、不合逻辑地、神经过敏地害怕技术。由此看出,单凭理性还是非理性的性质是不能区别是技术恐惧还是非技术恐惧的。从诸多的研究看来,技术恐惧中既包含着非理性的焦虑和担心,也包含着对技术的合理的害怕,因为技术确实能造成现实的危害。由于技术恐惧都表现为不同程度的排斥和拒绝技术,因此,还有人把技术恐惧称为技术拒绝。这种观点一般把各种技术恐惧都叫作技术拒绝,认为技术拒绝者就是技术恐惧者。

  综合以上各种技术恐惧的定义和对技术恐惧内涵的理解,可以把技术恐惧界定为主体的人和客体的技术在一定的社会语境中的相互作用关系引发的人对技术负面的心理与行为反应,表现了人与技术之间的一种负相关关系,这种人与技术的关系可以表现为对技术感到不适、消极接受甚至抵制技术、对技术持否定态度、与技术产生摩擦直至破坏技术等方面的心理和行为模式。“技术恐惧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理解为在一个组织语境中人与机器相互关系的结果。”技术恐惧的心理和行为模式又有各种不同层次和方面的具体表现,比如,个人的、社会的、哲学的表现;心理的、生理的、行为的表现;以及焦虑、怀疑、压力、害怕、病痛、破坏等不同的表现形式。

  三、技术恐惧归因分析

  每种现象背后都有其产生的原因,技术恐惧也不例外。技术恐惧的形成原因在本书前面章节通过技术恐惧结构模型的建构,以及对其各构成部分的解析已经得到呈现,但却比较零碎和散乱。为了便于理解和把握,在此对其进行简要的梳理和总结。技术恐惧产生的原因主要包括三方面,即技术恐惧者的个人原因、技术方面的原因和社会语境方面的原因。

  (一)技术恐惧的个体根源众多的技术恐惧的实证研究都承认和证实,技术恐惧主体的自身特点是技术恐惧的内生变量。当然,在诸多的研究中,针对主体个人自身特点的多样性,也呈现出了很多的分歧甚至是矛盾结果。在此笔者就学界比较认可的个体原因概括如下。

  (1)主体性格是技术恐惧形成的最重要的个性原因。性格是主体长期形成的个性心理特点,是主体的遗传性特征、经验和文化等在主体心理层面的积淀与反映,是主体为人处事的动机、行为的直接发源地。性格对个人的成长与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有时我们说“性格决定命运”,突显了性格的重要性和影响力。因此,性格对技术恐惧的形成和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实证研究的结果表明,开放型、外向型性格,对生活较为积极,容易接受新事物,伴有较少的技术恐惧。相反,内向型、谨慎型性格对新生事物的态度较为消极,接受新事物格外谨慎,或者说新事物不容易走进他的生活,因而对新技术的接受也显得勉强,甚至有着排斥情绪,较容易形成技术恐惧。典型的例子就是神经过敏者是技术恐惧的高发人群。

  (2)经验和能力是技术恐惧形成的又一个体原因。人们对经验存在着矛盾认识,一方面,经验为人们认识和接受技术提供了心理准备,可以消除人们恐新和无知造就的心理障碍。相反,如果缺乏技术经验,缺少相关的技术知识和技能储备,就会引发人们的技术恐惧。另一方面,技术风险的经验又会触动个体的神经和心理,并在心理层面沉淀、震荡和放大,促使其用一种消极的甚至是破坏性的情感应对技术。可见,拥有风险经历也可以成为技术恐惧的形成和加剧根源。比如,有研究表明,汽车司机的交通事故经历,尤其是重大交通事故,可以诱发驾驶恐惧,经历越多恐惧水平越高。能力包括认知能力、创新能力和交往能力等方面,综合反映在技术层面就是技术自我效能,包括技术的学习、创新、操控以及处理人与技术关系等多种能力。驾驭技术的能力强,就感到应对技术游刃有余,从而产生成就感。相反,技术的自我效能低,个体对技术会感到压力和挫败感,这种压力和挫败感会阻碍人们去亲近技术,从而形成技术恐惧情绪。

  (3)兴趣与偏好形成的技术恐惧。一般而言,兴趣与偏好有着共同的指向,但兴趣是主体的意志、情感和文化的综合取向,偏好更偏向于心理取向,或者说偏好是主体反映出来的心理倾向。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已为世人所公认。技术兴趣和偏好,可以使个体跨越主体与技术之间的各种障碍,去亲近技术,由此产生的是技术爱慕者或技术迷。相反,如果对技术没有兴趣,反而偏好技术风险,这样就会走向另一面,导致技术恐惧。因为没有兴趣,甚至是厌恶,在与技术发生关系时就处在被动、消极或不情愿状态,这本身就已经是技术恐惧的反应。再加上稍微有点技术风险,这种被动和消极状态就会得到强化,从而形成对技术的抵制,甚至破坏。如果再有风险偏好,即对技术风险的感知力比较强或者神经过敏,在一般人看来无所谓的风险,甚至是没有风险,而在风险偏好者眼里却成了不能接受的大风险,那么风险就会被放大,人的心理负担就会加重,就会形成和增加技术恐惧。

  (4)年龄和性别导致的技术恐惧。在现代技术恐惧的研究中,年龄和性别也被看作技术恐惧产生的原因。在最初的研究中,技术恐惧被预设为老年现象,认为只在老年人中才存在技术恐惧现象。其根据就是老年人错过了接受技术教育的时期,因而缺乏技术经验和能力,从而会引发技术恐惧。这也主要针对的是计算机技术恐惧。后来的研究发现,技术恐惧不仅存在于老年人群中,青年学生,甚至各年龄段的人群都有技术恐惧。但是诸多的研究还是发现,老年人的技术恐惧水平要高,并且技术恐惧有随年龄增长而升高的趋势。技术恐惧的性别研究发现,女性的技术恐惧水平较高,尤其是老年女性。这说明性别也影响技术恐惧。性别之所以能成为技术恐惧的影响因素,与人们把电脑归属于男性的认识传统、社会文化对女性的歧视和性别角色的分配、教育中女性专业的选择,以及女性的性格和生理特点有着密切的关系。

  (5)职业对技术恐惧的影响。职业与技术恐惧之间也存在着一定的因果关系,特别是在现代技术恐惧背景下。从技术恐惧的历史发展来看,技术恐惧常常发生在技术革新与产业的结合点上,也就是首先采用新技术的行业。比如,18世纪英国的卢德运动,就是由纺织行业的技术革新导致的。20世纪后期的计算机恐惧则与部门、行业引进计算机、信息技术有直接的关系。因此,采用计算机的部门、企业的员工成为计算机技术恐惧的主要主体,而那些不利于技术革新和技术含量比较低的职业相对来说技术恐惧较少。这是因为,职业与工作的技术环境是同一的,技术环境又决定着职业角色面对的技术压力和技术风险,这也就把职业与技术风险和压力联系起来,因而成为技术恐惧的原因之一。当然,也有些技术恐惧是不具有这种职业特点的,或者职业性不强,如核恐惧,除了直接从事核技术工作的人之外,社会公众甚至整个地球都处在其威胁和笼罩下,因此,其职业影响并不很大。职业性可能最能体现技术恐惧与一般恐惧之间在形成原因上的区别。

  另外,个人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民族文化和受教育状况等也对技术恐惧的形成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在实证调查研究中,出现了不同的结果,甚至是截然相反的结果。但是归结到不同的个体,这些因素可能都可以成为技术恐惧产生的原因。因此,对此不能一概而论,而应综合分析多种因素,并且这些因素与技术恐惧之间直接的、现实的因果关系,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来验证和澄明。

  (二)技术恐惧的技术根源技术成为恐惧的对象,除了个人的原因外,还有技术本身的原因。一种事物成为恐惧的对象,或人们之所以会恐惧某一事物,肯定与该事物反映出来的性质、特点和属性有着密切的关系。对技术的恐惧亦是如此,技术因素是技术恐惧产生的客观原因,也就是说,不论主体承认与否,诱发恐惧的技术特征不会改变。

  首先,技术进步和发展本身就能引发技术恐惧。因为新技术会改变人们原来的工作环境和生活习惯,这对于习惯于传统的工作和生活方式的人而言,就是一种促逼,就是压力,会带来其不适应。这种技术原因的技术恐惧主要表现为恐新和紧张情绪,并会产生对新技术的厌恶和排斥。这种原因引发的恐惧针对的不是技术的消极作用和风险性。

  其次,技术的风险性和危害性是技术恐惧产生的主要原因。从技术恐惧的发展过程来看,技术的风险性和危害性是一直存在的一种技术恐惧根源。它主要威胁到人们的安全感和人们对确定性的寻求。“正是技术施诸人类自身而不是施诸自然物之上所产生的严重后果,促使人类最初萌生了对技术的警惕、忧患甚至恐惧。”技术对人身的伤害、对环境的破坏等都来自技术的危害性。这也是针对技术负面作用的技术恐惧,其表现为人们对技术的担心、焦虑和恐慌,并会反对和破坏技术。

  再次,技术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也会引发技术恐惧,因为技术的复杂和不确定,会使人对技术学习和掌握起来比较困难,这时技术恐惧会表现为一种畏难情绪的恐惧。同时,技术的不确定性还会使人们对其把握和控制比较困难,无法预知其后果,会给人带来比较茫然、不知所措的焦虑感。由于其不确定,所以人们就无法对其进行伦理的规范,使伦理对技术的约束感到疲软和失效,这样就会造成混乱和无序,也会诱发人们的恐慌情绪。

  最后,技术的统治性会引发人们对自然和人类前途命运的担忧。技术的统治性表现为对自然的控制和对人的控制。对自然的控制又表现为自然相对于技术的对象性和服务性,这样一种技术属性会使得技术在改造和利用自然的过程中不计成本和后果,在这样一种逻辑推演下,自然环境的恶化和生态灾难就在情理之中了,这不能不令人震惊和担忧。同样,技术的统治性也不会放过人,在这样一种本性驱使下,人也会一步步变成技术的奴隶。在可以论证或可以预言的技术领域,技术统治的曙光已经依稀可见。“技术变成有自主权的了,它把一个遵循着其本身规律的世界变得无所不收,使这个世界抛弃了一切传统……技术一步步控制着文明的一切因素……人类自己也被技术击败,而成为它的附庸。”无论从对自然的控制,还是对人的控制来看,人们都不能不对人类乃至我们生活的地球的前途和命运感到忧虑与恐惧。

  (三)技术恐惧的社会根源技术恐惧的社会根源是指技术恐惧形成的社会方面的原因,包括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原因。任何社会现象都有其存在的社会背景,都是特定社会背景下的各种社会因素的折射和反映,也必然有其形成的社会动因。从社会原因来看,技术恐惧就是社会建构的结果。

  从政治方面看,技术恐惧是政治统治的工具,是各种政治力量和政治因素博弈与角逐产生的效果。从各国内部的情况来看,政府为了实现国家繁荣富强会大力发展技术,这是技术恐惧产生的本初原因。政府为了统治的稳固,为了能使公众依赖于政府,也会制造适当的恐惧气氛,那么在现代化条件下,技术就是制造恐惧的最好工具。为此政客以及被国家控制的大众舆论就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从国际竞争来看,国家也必须发展技术,尤其是具有威慑力和恐怖性的军事技术,因为落后就要挨打。不仅如此,现代技术还是国际事务的指挥棒和话语权,谁拥有了先进技术,谁就掌握了国际经济和政治事务的主动权。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目前,大国网络安全博弈,不单是技术博弈,还是理念博弈、话语权博弈。因此,各国都会采取各种措施促进技术发展,在这样一种形式下,国家会为技术的发展扫除各种障碍和干扰,包括体制的、法律的、伦理的,有时甚至是人性的和环境方面的障碍。比如,克隆人技术有的国家就限制,而有的国家则不管不问。核武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的研制和使用,在有的国家、有些时候也是被默许的。再如,美国无人机伤害平民的事件,尽管美国国内反对声不绝于耳,但并没有影响到该技术的发展和使用。这些都严重地威胁着人的健康和安全,威胁着人类的前途和命运,不能不令人担心和惧怕。

  从经济方面看,技术恐惧是人们对利润追求导致的结果。技术与经济密不可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技术具有强大的经济效应,这也是技术发展的动力所在。社会对物质的需要以及技术活动对物质生活的满足就是技术经济化的过程。在这种需要与满足之间的循环运动中,经济效益成为衡量社会发展和技术评估的重要指标,有时甚至是唯一指标。资本的逻辑就是追求利润最大化,在此经济框架下的任何要素都要服从这一目标。市场以其为标准来筛选技术,企业以其为标准来决定技术投资,科学家和工程师也为之调整自己的研究方向,甚至国家也要为其进行政策倾斜。当技术列入生产要素,或成为经济活动的重要构成部分时,其发展路径即被锁定。因此,为了经济效应,为了利润最大化,技术风险被置之不理,环境代价被视而不见,人性和道德叛离听之任之。这样,技术进步造就的员工的相对贫困、员工的技术压力、公众对技术风险和技术危害的提心吊胆,以及环境堪忧、前途堪忧等技术恐惧情绪成为技术经济化的副产品。

  从文化方面看,技术恐惧也是一种文化,并且这种文化与其他文化形式之间相互作用。文化价值观决定着人们对风险的态度,文化对技术恐惧有催生作用。前面提到的中西方古代文化对技术的蔑视和排斥,既是技术恐惧的一种文化表现,同时这样的文化又会进一步引发人们对技术的贬低和轻视,形成技术恐惧情绪。神话和巫术文化又会导致技术神秘化,从而令人敬畏和惧怕,宗教尤其是基督教宣扬的技术对上帝的违背也会使教徒对技术感到担忧和焦虑。启蒙文化赋予了技术应有的重要地位,在这样一种文化启蒙下,技术发展的实际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带来了一些社会和环境问题,引燃了技术恐惧的导火索。当前的计算机文化、网络文化等,一方面使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感到压力,另一方面这些文化的消极影响也会成为技术恐惧的对象。不仅如此,当今的风险文化更是吸引人的眼球,目不暇接的技术事故、萦绕耳畔的恐怖事件、惊心动魄的科幻电影,各种技术风险和危害,潜在的和现实的、真实的和虚拟的、眼前的和未来的,等等,借助于文化传播,使得人们心神不定、焦头烂额。文化之所以能够成为技术恐惧的原因,是因为任何人都生活在一定的文化中,都是文化人,必然受其所处的文化背景和传统的影响,包括其心理、情感和行为等都不可能脱离开其存在的文化环境,正如齐曼(J. Ziman)所言,“每一个科学家都是在他那个时代的世界图景中成长起来的,他们并不会乐于接受任何有悖于他或她的世界观的看法,除非他们面对着强有力的证据”。

  从科学发展看,科学与技术的密切关系会促成科学和技术之间的协同发展,科学求知、求真、求解的旨趣会影射到技术中,使技术在某些领域也会不断跟进,而这些领域就包括具有风险性和社会危害性、具有伦理和道德争议的区域与层面。因此在科学好奇认知的拉动下,技术往往会忽略掉各种羁绊和枷锁的束缚,从而自主前行。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也会形成技术恐惧。科学与技术在社会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一直如影随形,今天更是走向了联合和一体化。只要科学有需要,技术必然要满足;科学的发展也为技术进步铺平了道路。相对于技术而言,科学的善恶判断更为模糊和不确定,很多人认为科学研究无禁区,因而只要科学上的研究条件具备(不是指的社会条件),那么科学的前行就会无禁忌和无止境。科学的这些属性,以及科学与技术之间不可分割的联系,导致了只要科学在前面带路、技术就跟着发展的社会现实。这种科学导引下的技术进步,会超越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不受社会的管控,这不能不令人担忧。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李士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