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之光

理论微信 新浪微博 山东手机报·移动客户端 大众网

真理没有新旧 “老祖宗”不能丢

2017-03-06来源:吉林日报作者: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著名哲学家 陈先达

  任何一门具有科学性的思想体系,都是由一系列原理构成的。自然科学是这样,社会科学也是这样。科学体系的某些原理,它的不完备可以为新的事实和理论所补充,被证明为过时的、不适用的原理也可以为新原理所取代。这是科学发展的普遍规律,是人类实践和认识的进步。但是,认识的可靠性是以其中包含的真理性颗粒为尺度,而不是以出现的时间长短为准则。在认识史上可以有古老的真理也可以有最新的谬误。因此某个原理是否要被抛弃或被取代,不取决于它出现的时间而是取决于理论本身的正确程度。

  邓小平一直强调“老祖宗”不能丢。他坚持“一定不要忘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不要丢掉这个最根本的东西”,还强调“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邓小平之所以强调“老祖宗”不能丢,正是因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被实践反复证明了的科学体系。而凡被实践证明了的科学理论是不能被随便推翻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背离或放弃马克思主义,我们党就会失去灵魂、迷失方向。在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这一根本问题上,我们必须坚定不移,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动摇。

  马克思和恩格斯逝世以后的一百多年间,马克思主义“过时论”从来没有断过。一些人以时代的变化为借口,说马克思主义具有维多利亚时代的印记,在现代还坚持马克思主义,如同有了电子显微镜仍然使用放大镜一样。“过时论”已经出现过一千遍,现在仍在重复。不同的是,由于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马克思主义“破产论”更是甚嚣尘上。“破产论”本质上仍是“过时论”,是“过时论”的变种。可连一些明智的西方学者都明白,马克思主义是不可能被消灭的,他们说:“苏联共产党政权在欧洲的垮台宣告了冷战的结束,但还不等于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挑战的结束”“再度兴起的马克思主义对西方古典主义的思想的挑战,会比苏联共产党政权曾经构成的挑战更令人生畏”。邓小平高瞻远瞩,在苏东剧变后世界人民陷于困惑之际,他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是打不倒的。打不倒,并不是因为大本子多,而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真理颠扑不破。”他还说:“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和科学性,是它不会过时、不会被消灭的保证。事实也是如此。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新发展、新胜利不用说,西方在经过苏东剧变的最初的猛烈冲击之后,马克思主义的重新复兴和宣传攻势日趋活跃,各种大型的马克思主义的国际会议频频举行。即使在前苏联和东欧地区,马克思主义和左派力量仍然是不可忽视的。我曾在一首诗中写到:“水行地底静寂寂,俯身侧耳有洪波。”马克思主义的火种是扑灭不了的。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打不倒,正因为它是真理、是科学。马克思主义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的,由它的后继者所坚持和发展的关于无产阶级和人类彻底解放、关于人类最终推翻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创造性的开放的思想体系。从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创立的马克思主义体系看,马克思主义包括它的新世界观、对资本主义的经济分析和由此得出的关于社会主义革命的一系列结论。可见,马克思主义创立时的马克思主义包括两个不同的部分:一部分是根据当时的实践(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成就)直接概括的经过验证的理论,如哲学理论和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和基本矛盾,关于价值和剩余价值的理论等;另一部分,尽管包括具有科学性的基本原则,但是没有经过实践检验,属于推测和假设的理论,如关于无产阶级如何取得政权、关于社会主义基本特征等等。马克思和恩格斯当时只能从西方资本主义现实出发考虑无产阶级取得政权的方式,只能从与西方现实资本主义对立的角度逻辑地考察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所谓公有制与私有制的对立、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对立、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对立,讲的是抽象形态中的两种社会形态的对立性。至于在建立现实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在特定条件下也可能出现不是非此即彼而是亦此亦彼同时并存的局面。这个问题不在他们思考之列,因为现实并没有提出这个问题。因此,马克思主义的体系始终是未完成的,即不是封闭的体系。列宁和毛泽东就依据实践经验,对无产阶级如何根据本国特点夺取政权,各自大大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至今,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马克思主义者仍在就发达国家如何革命的问题进行探索。而邓小平根据经济文化落后的中国的实践经验,对什么是社会主义和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进行了创造性的研究,提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在当代中国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篇大文章,邓小平同志为它确定了基本思路和基本原则,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在这篇大文章上都写下了精彩的篇章。现在,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的任务,就是继续把这篇大文章写下去。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社会主义,一定要有发展的观点。

  马克思主义中凡是经过实践检验的原理,应该不断总结新的实践经验和科学成就使其丰富和发展;凡属原来未经检验、未经实践的原理,应该根据新的实践和新的经验去验证、补充和纠正,即用新的原理代替过时的旧的原理。一部马克思主义史就是不断创造性发展和用新的原理代替个别旧的原理的过程。这与马克思主义“过时论”是截然不同的。马克思主义“过时论”是针对马克思主义整个体系说的,就体系而言,马克思主义永远不会过时,因为它以实践为源头活水,不断与时俱进;会过时的是个别原理,而个别原理的过时,正是整个体系永具活力的保证。

  在考察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时,我们不仅要区分经过检验和未经检验的原理,还要区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具体结论。经过检验的基本原理是对规律的把握,可以丰富但不会过时,如马克思主义关于世界的物质性和发展的辩证规律的认识、关于历史发展规律的认识、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和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认识、关于资本主义最终会为更高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所取代的认识,等等。列宁说马克思主义之所以万能是因为它是正确的,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邓小平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是真理,都是从普遍规律的角度讲的。至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根据特定时间、地点就某个问题作出的结论并不是不可改变的。

  事实证明,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基本特征和革命前景的考察,明显地具有时代和地区性的局限。但这并不损害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作用和威信,因为正是他们一再强调,他们的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观察问题的方法。例如,恩格斯在致考茨基的信中曾批评杰维尔关于《资本论》评论文章的缺点,说:“他把马克思认为只在一定条件下起作用的一些原理解释成绝对的原理。杰维尔忽视了这些条件,因此那些原理本身就成为不正确的了。”在给屠拉梯的信中,恩格斯提出了同样的批评,说“杰维尔在许多地方把马克思的个别论点绝对化了,而马克思提出这些论点时,只是把它们看作相对的,只有在一定的条件下和一定的范围内才是正确的”。历史上和当代,还没有任何一种理论和学说,在总体上能像马克思主义这样为人们认识和改造世界提供基本的理论和方法,也没有任何一种理论和学说能像马克思主义这样强调理论的运用必须联系实际,必须具有创造性。凡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没有做到的,他们的后继者可以做到,后继者还有后继者,这个过程永无止境。正是在这个过程中,马克思主义才永葆青春。

  所以,马克思主义本身就包括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的问题。不知道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就不知道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反过来,不知道如何正确地对待马克思主义,把经典著作中的片言只语、把一些具体结论、把一些未经检验的推理和预测当成永恒不变的原则,就弄不清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我们说“老祖宗”不能丢,不仅是指经实践检验过的基本原理不能背弃,也是指马克思主义关于应该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和方法不能丢。

  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的变革,它在哲学、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思想方面的贡献是无与伦比的。马克思主义产生虽然距今已有一个多世纪,但至今没有任何主义和思想体系能与其相比。原因正在于它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的科学性,在于它的经济学说和社会主义学说对资本主义经济运行规律和内在矛盾的科学揭示,在于它对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必然趋向的科学揭示。正是马克思主义学说中对人类规律和资本主义社会的规律性认识,正是它的学说中的真理性内容,是它虽然产生于19世纪仍然对当代具有指导意义的根本原因所在。真理性的认识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推翻的。真理无新旧,可以有古老的真理也可以有最新的谬误。中国共产党一再强调“老祖宗”不能丢的认识论根据正在于此。

  在当今世界,不仅马克思主义的坚决拥护者,即使是马克思主义的形形色色的反对者,都绕开不了马克思。可以说,全世界都受到马克思思想的影响。不同的是马克思主义已不是一个幽灵,不像1848年时的欧洲共产主义一样,而是一个在思想理论领域、在现实政治生活中,最具真理性最具影响力的学说。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是使自己的思想从对马克思主义错误的和教条式的理解中解放出来,从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以创造性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谱写马克思主义的新篇章。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李士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