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之光

理论微信 新浪微博 山东手机报·移动客户端 大众网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实践与思考

2016-07-13来源:大众日报作者:

严守纪律严明规矩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实践与思考

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理论研究中心

  在伟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山东党组织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波折中前行,在奋斗中发展,组织带领山东人民同国内外敌人进行了英勇顽强、前仆后继的革命斗争,为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山东的统治,为山东人民乃至全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打铁还需自身硬。山东党组织之所以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根本原因是其始终重视加强自身建设,使自己不断发展壮大,确保了对山东革命事业的坚强领导。而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实施依规治党,则是山东党组织不断完善发展自己的宝贵经验。这些经验今天看来,仍然对我们从严治党、依规治党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历史实践

  在波澜壮阔的革命进程中,山东党组织根据形势任务需求,不断完善党的纪律建设,以严明的纪律和规矩规范党员干部的行为,使自己由弱变强,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全国革命的重要力量。她的逐渐崛起壮大,与其不断强化依规治党的历程始终相一致、相伴随。什么时候依规治党坚持的好,党的力量就强大,党的事业就辉煌。反之,则遭受挫折和失败。

  党的创建和大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对自身建设着力不多,党的影响力非常小。1921年春山东党组织建立后,以主要精力投身马克思主义传播和工人运动。由于组织初创,人员较少,对党的纪律建设甚少顾及,主要以中央制定的党纲相约束。1922年9月济南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后,所有共产党员加入青年团组织,党的活动也多以团的名义开展,因此在对党团员的纪律约束上,更多地体现在少数团规的制定和执行上,内容也仅限于按时交团费、准时开会、恪守时间、保守秘密等。总的来讲,这一时期,山东党组织在依规管党治党方面,重视程度不够高,有关规定和纪律的内容不够全面系统,执纪不够严格。客观地讲,山东党组织在这一时期还不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坚强组织。尽管到1927年,山东已有党员1500余人,但很多群众仍根本不知道有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山东党组织开始加强依规治党,但受主客观因素影响收效甚微,组织发展屡屡受挫。由于封建军阀的严密统治和残酷镇压,这一时期是山东白色恐怖最严重的时期。此时,依规从严治党已不仅仅是革命成功的保证,而且是保存生命、保存力量的需要。因此,山东党组织在这一时期开始重视纪律建设。1928年6月,中共山东省委针对组织涣散的严重问题,发出《关于改造党的组织问题致各级党部信》,严肃提出了整顿支部组织、按期开会、严格征收党费、认真贯彻中央和省委决策精神等要求。同年8月,山东省委下发《入校须知》(为保密起见,当时党组织隐称为“学校”,“入党”称为“入校”),第一次较为系统全面地提出了党员必须遵从的各项纪律,包括参加支部会及各种会议、缴纳党费、服从决议案及命令、严守秘密、不得自由行动等。由于省委机关不断被破坏和叛徒的不断出现,1930年8月,山东省委对严密组织和严格纪律提出进一步要求:不经组织许可个人不得自由行动,党员之间无介绍信不发生任何关系,失去联络3个月要重新入党,自首分子绝不允许重新入党,等等。从总体来看,这一时期,受客观环境的逼迫和自身觉悟的提高,山东党组织对从严治党、依规治党有了较高的认识,认为“铁的纪律是维系和巩固党的组织的工具,是党领导革命成功的先决条件。无产阶级的政党没有铁的纪律就不要幻想着完成革命的使命,因此要无情地执行铁的纪律。”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并不理想,主要由于受恶劣政治环境影响,党员联系尚不经常,依规管党治党根本不能落实到位。因此,组织松散、纪律松弛也就在所难免。如,胶东“一一·四”暴动发生时,由于纪律松弛,连必备的警戒都做不到,以致敌人已打到指挥部门口,屋内的人竟然还未知觉。这一时期,山东革命遭遇最低谷,党领导的十余次农民暴动悉数失败,省委组织连遭破坏,一批批革命志士被捕入狱、惨遭屠戮。这些客观上是由于反动当局的残暴压制,但主观上与党依规治党不能严格落实到位、自身不够坚强有力息息相关。

  抗日战争时期,山东党组织着力加强依规治党,崛起为全国革命的重要力量。这一时期是山东党组织脱胎换骨、绝地而起的时期。全国抗战爆发时,山东仅有共产党员2000余人,且400多名骨干尚在国民党的监狱中,党的力量非常弱小。为适应领导山东抗战的重任,山东党组织根据中央要求,自1938年3月起开始大量发展党员,到1939年8月,全省党员发展到5.15万人。由于发展迅猛,党员队伍一时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整顿巩固党组织、加强规矩纪律建设成为首要任务。因此,进入抗战相持阶段后,山东分局和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大力加强制度建设,相继出台了《关于招待费及菜金马干费的规定》、《山东省惩治贪污暂行条例》、《山东省行政人员奖惩暂行条例》、《关于招待费会餐等费之决定》、《关于党费征收办法的规定》、《关于严禁贿赂的决定》、《修正山东省行政人员暂行奖惩条例》、《关于锄奸纪律的命令》等100余项制度规定。1943年下半年以后,为发动群众抗战,罗荣桓主持下的山东分局结合整风运动,更大抓党的群众纪律和作风建设,出台了《山东军区、一一五师关于拥政爱民的决定》、《山东省惩治贪污公粮暂行条例》、《关于调查研究工作的指示》、《山东八路军拥政爱民公约》等对山东党员干部进行行为约束的规定和纪律,并以这些制度规定的执行为抓手,不断加强党的组织建设、思想作风建设和廉洁自律建设,使自己由小到大、由弱变强,不但成功完成领导山东人民抗战的重任,而且崛起为中国民族民主革命的一支重要力量。到抗战胜利结束时,山东抗日根据地和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山东部分的党员已发展到30余万,占全国党员总数的四分之一。

  解放战争时期,山东党组织进一步加强依规治党,保证了人民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山东作为解放战争的主战场,为保证一次次战役的胜利,需要军令如山、纪律严明。加强纪律建设、依规治党也就成为重中之重。1947年3月和10月,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和副司令员张云逸针对党员干部中日益暴露的山头主义、本位主义和贪污浪费、违反群众纪律等倾向,在不同场合分别讲话,强调纪律问题。为减轻人民负担,1947年12月,山东省政府发布禁止大吃大喝、请客送礼、摊派、募捐慰劳、私占浮财、浪费民力等八项禁令,并指出一切公民均有检举、监督、告发的民主权利。济南战役为解放和接管大城市提供了宝贵经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纪律严明。在1948年9月7日战役打响之前,华东军区与济南各界同胞约法七章,同时由山东兵团政治部作出执行《约法七章》的十项具体规定,包括禁止乱捕乱杀,不拿人民一针一线,缴获归公,保护工商业,保护一切工商、交通、企业设备,等等。还制定了具体《入城守则》,严格执行,实现了对济南的顺利有序接管。各地党组织也重视结合实际工作,加强纪律建设。如,为做好城市地下工作,1945年11月,济南工委作出了《关于克服暴露现象,加强秘密工作纪律问题的决定》;1948年1月,渤海区党委制定了十条《土改纪律》,等等。正是这些规章、命令,确保了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确保了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从而确保了人民民主革命的最终胜利。山东党组织也逐渐发展壮大,由最初的几个人发展到75万人,成为山东革命事业的坚强领导。

  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宝贵经验

  把政治纪律放在首位。依规治党,首要目的是形成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保证政令畅通。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始终把政治纪律建设作为依规治党的首要任务。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努力做到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在党中央领导下开展工作。每次中央重要会议召开后,山东都会组织讨论学习并贯彻执行;山东党组织在与中央失去联系的两年间,不断派人四处寻找党中央,并最终与北方局取得联系。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山东党组织坚持随时向党中央报告工作,并通过电报得到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另一方面,则是努力确保本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如在解放战争中,华东局作出《关于报告制度的决定》,要求下属党组织每月必须报告工作一次。同时特别强调宣传纪律,要求新华总分社、分支社、大众日报社、书店、剧团必须执行审查和请示报告制度,不得擅自发表政策性与原则性的新闻言论、编印图书剧本等,在言论上确保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正是因为始终将政治纪律摆在首位,山东党的革命力量才得以在残酷的环境中生生不息,在革命的战火中粹炼成钢,带领人民群众赢得最后的胜利。

  高度重视廉洁纪律。廉洁自律,不但是党的肌体健康的保证,更代表着党在群众中的形象。因此,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将廉洁纪律建设作为依规治党的重要方面。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山东党组织快速发展,使得党内人员混杂、成分不一,尤其在基层出现一些贪腐现象。山东党组织本着惩防并举、标本兼治的思路,出台了一系列规范党员干部廉洁从政行为和防腐反腐的法规和制度。如制定了《关于招待费及菜金马干费的决定》、《山东省各级政府用费开支标准》、《山东省经管收支款项统一处理办法》、《关于村政人员粮食津贴的决定》等规范性条文,使党员干部明确知晓应该如何廉洁行政;制定了《山东省惩治贪污暂行条例》、《山东省惩治贪污公粮暂行条例》、《关于严禁贿赂的决定》等法规和禁令,使党员干部不敢腐;制定了统一财政收支制度、预决算制度、审计制度、金库制度、会计制度、检举制度、粮票制度等廉政建设配套制度,使党员干部不能腐。这些规章制度有效保障了根据地清正廉明的良好政治生态。

  狠抓群众纪律。坚定执行群众纪律,是党赢得人民群众信任和支持的重要方面。山东抗日根据地和解放区之所以能够铸成以群众爱党爱军为核心的沂蒙精神,与山东党组织狠抓群众纪律有直接关系。抗战之初,起义武装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由于对人民群众秋毫无犯,廖容标领导的队伍被称为“菩萨军”。在拥政爱民运动中,制定《拥政爱民公约》,规定不拿群众东西,不让马啃树皮,借东西要还,坏了要赔,同时进行群众纪律大检查,对违纪造成的群众损失进行赔偿。在攻打济南的纪律规定中,要求爱护城市人民,公平买卖,不拿人民一针一线,不进驻主人不在家的民房。这些具体琐细的纪律规定,体现了党的群众宗旨,成为获得群众认同、赢得群众信任的重要因素。

  强化纪律监督。监督是执纪问责的前提。没有有效的监督,纪律就会成为摆设,执纪就会成为空话。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山东党组织深刻认识到这一点,采取多项措施加强纪律监督。一是加强人民监督。人民对他们选出的参议员和政府工作人员有监督、检察、批评、控告之权。二是加强政府内部监督。参议会常设监察处,其职责之一即检举政府、军队及各团体的贪污、渎职情况。三是加强舆论监督。八路军第115师师部曾成立经济审查委员会,专门审检司政供卫机关的一切经济开支,并将审查报告在115师《战士报》刊登。这些措施有效保证了各项纪律的监督到位,确保了依规治党的扎实开展、取得实效。

  严格执纪令行禁止。依规治党关键在“严”。抓而不严,等于不抓。山东党组织对于严格执纪问责始终高度重视。由于屡次违犯群众纪律,山东抗日游击第12支队董谋仲部被整体驱逐。原八路军第115师干部、郯城县县长翟新亚因贪污腐化,被撤销职务、开除党籍。115师政治部一科长因枪杀俘虏,受到撤职处分。115师一干部因强奸军人家属,被公审枪决。费南县二科仓库主任王俊德和县秘书处原军用代办股长因贪污公款,被依法处以死刑。铁道游击队政委张鸿仪的通讯员摘了群众几个枣子,被迫在党小组会上作深刻检讨。此类事例,不胜枚举。山东党组织的严格执纪问责,维护了纪律的权威性,发挥了纪律的震慑作用,真正使依规治党落到了实处。

  领导干部率先垂范。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领导干部的率先垂范,带头遵纪,对于一般党员干部的遵纪守纪具有重要的示范带动作用。在这方面,山东党组织领导干部严于律已,真正做到了以上率下,以身作则。1943年,中共山东分局书记罗荣桓带头制定了“节约计划”——每人节约棉衣一套、夏衣一套、衬衣一套、棉鞋一双、毛巾二条。当管理员给他买了一双胶鞋时,他严令退回。鲁南区委书记赵镈因患多种疾病,上级配发给他一瓶鱼肝油丸,被他送给伤病员。在济南接管中,领导干部带头执行群众纪律,被作为接管大城市的一条重要经验。山东党组织领导干部带头遵守规章纪律,发挥了很好的示范带头作用,推动形成了根据地、解放区良好的党风政风。

  紧密结合思想教育。依规治党,是以纪律约束言行;以德治党,是以教育激发自律。二者互为补充,相辅相成。山东党组织自成立起,在重视依规治党的同时,高度重视党员的思想教育,以共同的理想信念激励党员,凝聚队伍。进入抗战时期后,党内思想教育意识进一步提高,相继开办了各类党校、干校、军校,结合整顿党组织、反不良倾向斗争、整风学习、三查三整等党内教育活动,开展马克思主义教育、民主集中制教育、群众路线教育、党风廉政教育以及各种纪律教育,逐步提高了党员干部的党性修养和纪律观念,培养了优良的党风政风。

  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现实启示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全面从严治党,并将其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体现了对加强党的建设,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的高度重视。全面从严治党,“严”要有标准,“治”要有依据。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党要管党,从严治党,靠什么管,凭什么治?就要靠严明纪律。”不以规矩和纪律作为党员行为的基本标准、管党治党的基本依据,全面从严治党就会成为一句空话。当前,党面临的执政形势越来越复杂,肩负的任务越来越艰巨,这就要求各级党组织积极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守纪律讲规矩的要求,把纪律建设摆上更加突出的位置,把严守纪律、严明规矩作为从严治党的基础工作来抓。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历史实践和经验中,我们可以得到以下启示: 

  依规治党必须把严明政治纪律作为首要任务。政治纪律是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在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言论和政治行为方面必须遵守的行为准则,是最重要、最根本、最关键的纪律,遵守政治纪律是遵守党的全部纪律的重要基础。习近平总书记曾告诫全党,干部在政治上出问题,对党的危害不亚于腐败问题,有的甚至比腐败问题更严重。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历史实践和经验告诉我们,加强党的纪律建设,首先要抓住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这个“纲”。各级党组织要始终围绕“加强党的领导”这个核心,把严明政治纪律摆在首位,自觉从政治上警觉各种违纪问题。广大党员要在党爱党、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觉维护中央权威。

  依规治党必须把严格执纪作为重中之重。纪律不能严格执行到位,就会失去其严肃性和权威性,成为束之高阁的一纸空文,依规治党也就无从谈起。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历史实践和经验告诉我们,依规治党关键在“严”。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提出“全面从严治党”,强调“治党务必从严”,这就要求各级党组织和党的纪检部门,必须做到严格执纪,狠抓党规党纪的落实,使铁规发力,让禁令生威。要坚持真管真严,敢管敢严,纪律面前人人平等,执行纪律没有例外,坚决纠正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行为,坚决维护纪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要坚持一以贯之,长管长严,而不是管一阵放一阵,严一阵松一阵。只要下定决心、动上真格,再大的顽症,也能破解。

  依规治党必须把强化监督作为重要保证。依规治党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实施监督。只有对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实施有效监督,才能确保严格执纪、依规治党。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历史实践和经验告诉我们,积极探索党内监督、人民监督、舆论监督的有效途径,发挥多重监督的合力作用,对于依规治党具有重要意义。各级纪委部门应发挥党内专门监督作用,用监督传递压力,用压力推动落实。要坚持人民主体地位,让人民监督权力,尤其要发挥好巡视工作的利剑作用,这是党内监督与群众监督最好的结合方式。要强化公开透明,发挥舆论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同时要同法律监督、民主监督、审计监督、司法监督等协调起来,形成监督合力,使依规治党真正落到实处。

  依规治党必须重视发挥领导干部的示范引领作用。党的各级领导干部是全党的表率,他们率先垂范贯彻执行党的各项纪律规矩,对于一般党员必会起到良好示范效应,达到事半功倍效果。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历史实践和经验告诉我们,依规治党既要面向全体党员,又需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健少数。各级党组织应抓好领导干部队伍建设,从严管好用好领导干部,努力培养和造就一支具有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的干部队伍。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要以身作则,以上率下,立正身、讲原则、守纪律、拒腐蚀,当好“关键少数”,发挥关键作用,形成一级做给一级看、一级带着一级干的示范效应,为营造“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态注入活力、增添动力。

  依规治党必须坚持与以德治党紧密结合。对执政党来说,纪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内心的纪律。道德使人向善,是纪律的必要前提和基础;纪律用来惩恶,是道德的坚强后盾和保障。只有将自律与他律互补,守底线与高标准兼顾,依规治党与以德治党紧密结合,才能让从严治党兼具道德感召力和纪律约束力,让制度运行在思想认同的轨道上。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山东党组织依规治党的历史实践和经验告诉我们,从严治党,应将依规治党与以德治党紧密结合起来,使两者互为补充、互相促进。各级党组织应持续强化理想宗旨教育,促使党员干部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硬化不想腐的道德基石。同时,深化党内法规“底线”教育,促使党员干部深入掌握应知必守的纪律,增强党章党规党纪意识,做到心中有党、心中有戒,奋发有为、有所不为。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征程中,我们党使命当前、重任在肩,需要进一步强健体魄、增强力量。因此,必须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进一步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学习党的优良传统和成功经验,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依规治党,确保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最坚强的政治保证。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王雨萌

推荐阅读